首页 >> 商界勇士 >>创业享 >> 我在淘宝卖化石:二十年前用来垒猪圈,如今用它做科普
详细内容

我在淘宝卖化石:二十年前用来垒猪圈,如今用它做科普

时间:2019-12-27     作者:电商在线【转载】   来自:电商在线

断断续续做了将近十年的化石生意,辽宁80后年轻人李可,关掉了老家化石城的线下门店,把生意搬到了淘宝。

很多人并不知道,化石是可以买卖的。当然,买卖必须在法律规范下进行。

断断续续做了将近十年的化石生意,辽宁80后年轻人李可,关掉了老家化石城的线下门店,把生意搬到了淘宝。

他出生于辽宁省朝阳市,这里是著名的热河生物群的核心地带,与湘西、云南的澄江,并称为国内三大化石群。


辽西农民疯狂炒化石,有人不识垒猪圈,有人一块化石换四幢洋房

1995年起,因为保护真空,辽西化石被疯狂追捧,原本被当地农民用来铺炕、垒猪圈的化石,从几毛钱开始,一路涨到数百万。当地一度盗挖成风。直到保护区成立,相关的保护条例陆续出台,这股风才被及时刹住。

如今,化石的高烧已退。那些曾经的化石追逐者们,正在销声匿迹,一夜暴富的白日梦依然还有很多人不愿放弃,但更多的,已经归于理性,在法规允许的范围内,收集流落民间的一般化石,转身成了科普的布道者。


疯狂的化石


一块辽西化石的身价究竟几何,即便是再专业的行家里手,也很难真正说得上来,有时候不过几毛钱,有时候又能涨到上百万。

一大早,辽宁省朝阳市慕容街的化石城里,已经挤满了找货的商人,天南海北的口音都有,他们来自全国各地。


辽西农民疯狂炒化石,有人不识垒猪圈,有人一块化石换四幢洋房

这是国内少有的能够淘到天然化石的正规交易市场,刚开张那段时间,最高峰时,每个商铺里都被化石商人塞得满满当当。

在这里,完整的鱼化石多半保持着出土时的原始模样,破碎的化石残片,被加工成摆件,或者精心装裱,制作成艺术品。

门外的地摊上,货就更杂了。不仅有碎的化石片,还有红玛瑙,各种真假难辨的古玩器具。

在一处地摊前,孙沔抓了一枚猩红色蛋黄大小的石头,摩挲一番,又用强光手电顶着石头表面,光晕在石头内透成一圈。

成色还不错,但他丝毫没有入手的欲望,他是一个精明的化石商人,摆弄玛瑙不过是跟摊主套近乎,毕竟玛瑙谁都能胡侃两句,化石却不是什么人都懂。

辽西农民疯狂炒化石,有人不识垒猪圈,有人一块化石换四幢洋房


“这鱼,现在人家花五毛钱收都嫌贵。”他手里拿着一块巴掌大的灰色不规则石板,上面有一条残破的狼藉鱼,五六公分长,缺了尾巴。

这些商铺里,售卖着法规许可的一般化石,国家禁止的三级以上化石这里是绝迹的。


辽西农民疯狂炒化石,有人不识垒猪圈,有人一块化石换四幢洋房

但这并不妨碍各种小道消息的传播。辽西这边民间到底还有没有“大货”,包括孙沔在内的圈内人都心知肚明,“不然为什么每次有博物馆来征集馆藏,都能收集到一些不错的化石呢?”

前不久,他又听说了,“有人出了一只鸟,赚了一百多万。”但那都是私下里卖,一旦被抓,是会判刑的,“我不会去赚那种钱。”


全村上山


1989年,中科院硕士周忠和,在辽西意外发现两块鸟类化石,后来被证实,那是世界上除始祖鸟之外最古老的鸟类,轰动世界。

李可当时七岁,刚上小学,他的老家,朝阳市凌源县大王杖子村,距离周忠和发现化石的地方并不远。谁都没有想过,学术上的突破,在五六年后将剧烈得影响这个不起眼的北方山村。

那时候,这个贫困的农村连建房子的房梁都找不到,房子是麦秆垒的,房梁就地取材,从山上敲下石板。这些石板属于页岩,整块平整,所以还被人用来铺在炕上,很多人家的猪圈,都是直接用这种石板垒的。

农村人根本不懂化石,即便是有人看到石板上有奇怪的东西,也不以为然,因为当地实在太多,见怪不怪了。

李可对化石的印象,最早是从老人家嘴里听说的,当年日本侵华时,在这里挖过一段时间化石。1995年,村里来了几个陌生人,收购化石,有多少收多少,一块完整的孔子鸟化石,能卖四五万,“在农村能盖四五幢房子了。”

辽西的朝阳、锦州都是有名的贫困地区,这种“无本万利”的刺激直接而强烈,有些地方整村出动挖化石。


辽西农民疯狂炒化石,有人不识垒猪圈,有人一块化石换四幢洋房


李可说,农民会打一个一米见方的坑道,矿坑垂直下去有一米多,再沿着化石岩层,横向打地道,规模大的,地道还会分叉,就像地道战里的场景。时间久了,当地农民竟成了“专家”,哪一层有什么,怎么挖,怎么起出来,很有经验。有传言,曾有一组科研人员,在当地发掘了三年,挖了几十个平方,没什么收获,当地农民两天就替他们找到了。

在那些年里,化石分布集中的几个村,道虎沟、前七家、凌源、大王杖子、大新房子、北票四合屯、黄半吉沟等地的农民,许多盖起小洋楼,有人早早开上了奥迪。


辽西农民疯狂炒化石,有人不识垒猪圈,有人一块化石换四幢洋房

2001年1月,辽宁省人大通过了《辽宁省古生物化石资源保护管理条例》,这是国内第一件相关的法律条例。根据条例,三级以下的一般化石可以出售,三级以上的古化石不允许出售。

按条例,辽西地区允许出售的化石仅剩下鱼化石和螺化石,化石热度骤降。


禁令下的化石城


和禁令相伴而来的,是保护区的划定。这就意味着,私自发掘化石被明令禁止。

“从2002年以后,几乎就没有人挖了,现在市场上流通的都是以前留下来的。”化石商人孙沔嘴里提到的流通,在朝阳有专门的地方,那边是慕容街上的“朝阳化石城”,这是国内少数几个由政府主导监管、允许化石买卖的场所。


辽西农民疯狂炒化石,有人不识垒猪圈,有人一块化石换四幢洋房


在这里做化石生意,除了工商部门颁发的执照外,当地国土部门还会颁发许可证。但实际上,被允许出售的鱼化石存量巨大,价格一落千丈。

“早几年,五毛钱一条鱼就卖了,你去山上走一圈,随便捡块石头,可能就有鱼。”后来稍微回升了一些,没经过包装的,一块石头上一两条鱼的,五块钱一块,包装一下,能卖十几二十块。李可开玩笑说,自己在南方上大学时,还送了全寝室人手一块,“这群没见识的人都如获至宝。”

几年前,当地化石馆搬迁时,小块的鱼化石都没拿走,很多人去捡,大部分都是半条鱼。“确实凉了。”

化石城里开始变得鱼龙混杂,有些人开始用碎的化石渣拼凑修补,有的人干脆造假卖赝品,“这种东西只能骗普通人,骗不了我,更别提科研人员了。”孙沔说。


在淘宝上做科普


2012年,李可在化石城租了一个铺面,卖一些鱼化石,用他的话说,自己是“起了个大早,赶了个晚集”,虽然作为旁观者,见证了十几年前的那段疯狂时期,但踩着尾巴进这个行业时,“很难赚到钱了,很多人已经改行。”

“你现在要是在我们辽西这会儿,遇到一个人跟你说,他手里有鹦鹉嘴龙、潜龙、大型鲟鱼,千万别信,那都是假的,政府能允许你卖吗,不允许啊,我是都不敢碰。”

卖鱼化石根本不赚钱,如果没有好品相,几乎没人问一句,“在我们这儿,谁家没个几条鱼,人家不稀罕你。”为了维持生意,他只能兼着卖些当地的红玛瑙,之后又接触了陨石和各种矿石,反倒是渐渐做出了名堂。

如今一提到化石,他就直摇头,“狼鳍鱼能卖到几百块钱就不错了,那两年,品相最好的卖过一千多,再贵的就没了。”

辽西农民疯狂炒化石,有人不识垒猪圈,有人一块化石换四幢洋房

孙沔也证实了市场的惨淡,外地跟他要化石的人不少,“但我告诉他们,你要鱼化石,我能弄到不少,民间存量还是很可观的,他们不要,对他们来说,没升值空间,赚不到钱,就一文不值。”

在几年前,评判一块化石的价值究竟有多大,李可也许也会像这些商人一样,以经济价值去衡量,直到他在淘宝上发现了化石的另一片全新的“市场”——青少年科普。

2015年,当他关掉实体店,转战淘宝之后,发现在朝阳当地被冷落的普通化石,在网上大受欢迎,买家几乎都是家长,一部分是学校和科普教育机构,“都是给孩子做科普教育的。”

有一阵子,他卖了不少没有敲打过的原石,这些石头拿回去之后,孩子可以用工具自己开凿和探索,亲身体验一把考古工作,“只要敲出一条鱼来,家长就会给我拍图片,既能有惊喜,又是一种很好的科普。”


辽西农民疯狂炒化石,有人不识垒猪圈,有人一块化石换四幢洋房


他记得一个家长曾兴奋得跟他说,女儿盯着一块石板仔仔细细地在找上面的化石找了很久,这让李可感慨不已:“这种一眼看不到化石的货,要是在我们这儿,铁定就被扔掉了。”

鱼化石虽然卖了不少,但淘宝店的大头并不在此,但他还是会继续卖,他觉得卖化石这事儿突然有了更大的价值。

他会跟网上那些好奇的小朋友不断地说,辽西这里挖出过圣贤孔子鸟化石,那是目前已发现的陆相地层最早的原始鸟类,他也会告诉他们,这里还挖出过古果化石,那是已发现的最早的被子植物,是世界上的第一朵花。

时间久了,很多小朋友会喊他“老师”,也有买家好奇地问他,是不是博物馆的工作人员,“我开玩笑说,我就是个义务搞科普的”,李可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