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> 产业信息 >>国内 >> 王兴的无限战争,美团的烧钱无底洞
详细内容

王兴的无限战争,美团的烧钱无底洞

时间:2021-06-02     【转载】   来自:斑马消费

2020年录得盈利后,美团在2021年Q1业绩大变脸,净利润-48.46亿元,同比下降206.90%。

实际上,2020年盈利,主要也是因为投资的理想汽车美股上市、股价飙升,主营业务仍然是巨亏。

只要2020年中爆发的社区团购烧钱大战,不以巨头们找到稳定增长与合理盈利的平衡而结束,这一波亏损便会持续下去。

而且,在王兴“边界论”的指挥下,美团正在不断将新业务纳入到拼杀版图中来,比如最近开始崭露头角的团好货。扩张无止境,战火永不停。

持续的亏损、对手的围堵,都没能让王兴的战鼓歇下来,反垄断能让它停下指挥棒吗?

一季度亏损48.46亿元

5月28日,美团-W(03690.HK)披露2021年Q1业绩公告,公司收入370.16亿元,同比增长120.94%,净利润-48.46亿元,同比下降206.90%。

即便剔除可转换可赎回优先股公允价值变动等因素后,更能反映公司主营业务盈利情况的经调整亏损额,当期也达到38.92亿元。

今年一季度,美团的营业收入增长率超过120%,创下公司上市以来单季度收入增长的最高纪录,主要原因为公司三大业务均实现收入翻倍增长。其中增速最高的新业务及其他板块(主要为社区团购),收入同比增长了135.45%。

但是,亏损也是来自这个板块。今年1-3月,公司餐饮外卖和到店、酒店及旅游,分别实现经营利润11.16亿元和27.48亿元,但扛不住新业务亏掉80.44亿元,导致公司整体净利润为负。

对于仍处于成长期的美团来说,亏损一直是常态。

2015年-2018年,公司净利润分别为-105.19亿元、-57.95亿元、-189.88亿元、-1154.93亿元。同样剔除可转换可赎回优先股公允价值变动等因素后,公司经调整净利润分别为-59.14亿元、-53.53亿元、-28.53亿元、-85.17亿元。

上市后的第一年,美团终于盈利了一回。2019年,公司净利润14.60亿元,经调整净利润22.70亿元。然而,这十几亿业绩,剔除投资收益等项目,相对于公司近千亿收入,只能是聊胜于无。

2020年,公司进军社区团购,推出美团优选,行业陷入熟悉的烧钱大战之中。

不过,美团最终却奇迹般地实现了盈利。去年,公司收入、净利润分别为1147.95亿元、47.08亿元。

斑马消费梳理后发现,这主要是由于公司金融投资的公允价值变动收益50亿元,以及其他收益净额32亿元。

原来,美团投资的新能源汽车理想汽车,2020年7月美股上市,随后几个月股价飙升,最高价较发行价上涨了接近300%,该公司市值一度飙升至接近400亿美元左右。美团所持股份的价值也水涨船高。若剔除这些影响因素,公司仍然是巨亏的。

王兴的无限战争

美团王兴与字节跳动张一鸣均来自福建龙岩,2007年王兴创立饭否,张一鸣是其技术合伙人。两家公司的发展思路,也如出一辙。

字节跳动依靠今日头条,陆续孵化出抖音、西瓜视频、悟空问答、懂车帝等产品;美团以起家的团购业务为核心,陆续拓展至外卖、酒店、出行、社区团购。现在独立成长的猫眼娱乐,就是从美团的电影票频道中孵化出来的。

其中尤其以美团的裂变更为彻底,如今外卖、酒店这两大业务,都盖过了到店业务的风头。

王兴像一位运筹帷幄的古代大将军,打下一座又一座城池,将之连成一片扩充势力范围后,再向更多更大的城池进攻。

一方面,美团以现有的业务服务,来稳定现有客户群;另一方面,以用户规模为基础,开辟新业务,获取新用户,相辅相成。

不过,整体而言,美团的用户和商户增长速度,增长恐难以持续。

2018年-2020年,美团交易用户数目增长率分别为29.3%、12.5%、13.3%,活跃商家数目增长率分别为32.1%、7.1%、10.1%。

截止2021年3月31日的12个月,公司交易用户数目达到5.69亿,同比增长26.9%,活跃商家数目710万,同比增长16.9%。

注意,2020年以来的新增用户,绝大部分来自社区团购、闪购、单车等新业务,仅有少量由外卖等传统业务贡献。当然最重要的是,拉新的前提是烧钱,新业务去年亏损108.55亿元,今年仅一季度就亏掉了80.44亿元。

越是在用户增长见顶、拉新成本上升的时候,越需要加快新业务的裂变速度。

除了我们熟知的上述业务,美团正在积极布局电商,团好货已经占据了美团APP的核心分区之一,拼多多和阿里京东苏宁,慌不慌?

为了增加用户时长,美团有没有可能学支付宝和携程,布局内容?坐拥如此大的流量,大多为高频使用,美团有没有可能像B站和快手那样,上几个赚钱最快的游戏产品?

美团真的没有边界吗?

作为企业家中的思想家和战略家,王兴在江湖中流传最广的便是“边界论”。

“万物其实是没有简单边界的,所以我不认为要给自己设限。只要核心是清晰的——我们到底服务什么人?给他们提供什么服务?我们就会不断尝试各种业务。”

理论上来说,只要坐拥海量用户,就可以不断地进行业务的多元化。比如说我们现在看到的,滴滴的社区团购、网易的养殖……都搞得有声有色。

但是,美团真的可以无限扩张下去吗?

当一家公司的业务足够庞杂,风险的积累往往超出想象。就以美团旗下的300万骑手而言,人们现在更关注骑手这个职业的收入与风险暴涨,系统与骑手的匹配,这都会无形中加大公司的投入。

企业的战略平衡,最终落点都是资金。在一二级市场持续的输血下,即便连续多年巨额亏损,截止2021年3月底公司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以及短期理财投资分别为178亿元和353亿元。

面对社区团购、电商这一场又一场恶战,美团觉得这些钱可能还不够,4月底发公告准备通过发行可换股债券和新股,募资100亿美元。

王兴不希望美团有边界,但是,竞争对手们想用业务围堵的方式,把美团困在边界内。

做生意,要把朋友搞得多多的,把敌人搞得少少的。

而美团正相反。进军酒店,把几乎一统OTA天下的携程,重新拉回战场;推出美团打车,收购摩拜,挤压的是滴滴的市场;就连共享充电宝这个并不大的市场,三电一兽短兵相接,因为美团进入,预期格局大不一样……

拼多多、滴滴、阿里巴巴等巨头相继加入社区团购大战,学美团不断拓展边界、通过线下业务转化线上流量之外,一个不得不提的出发点,就是围堵美团——因为社区团购与美团的既有业务和战略布局最贴近。

好一招围魏救赵,亦或是围点打援。

此前京东前高管评论京东分拆上市时说,“拆了省的以后被反垄断”。在本地生活领域业务几乎无所不包的美团,当下正面临这样的烦恼。

4月26日,市场监管总局发布通知,依法对美团涉嫌垄断行为立案调查。

短期来看,会罚多少钱?中长期来看,是否会对美团的业务布局产生影响?王兴会不会就此重新梳理一下他的“边界论”?